日本战国之明镜可鉴

      日本亦有段诸候割据的历史曰战国,纷争不断,生灵涂炭,仕人重义气轻生死。也是很灿烂的一段篇章。相较中国的那段历史,实际有很大不同。

       文化、科技不可同日而语。时隔两千年,儒、兵、法诸家皆有很大发展,传至日本更是一次大的检验。佛教的传达更是中国战国时代所未有的。西洋科技的传入,如洋枪(日本称铁砲),更是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作战的方式。

       地理条件不同决定不同的战略形势。日本四面环海,不同中国,不须面临游牧民族的入侵,更加没有大约每两百五年左右的“换代周期”(注)。且一但得出海,则相对容易通往其它大名领地;但若大陆,齐不可越三晋而扣函谷关,是以齐强时不得攻秦,牵制不足,所以联盟的形式非“合纵”即“连横”。又韩魏之地四面受敌,终不得喘息,故易成强弱之分。日本岛国多山,则山脉成为各势力的自然分界线;而中国西高东低除长江(彼时流域尚未大开发)和函谷关之外很少有封闭的陆上屏障可用。所以中国之地,分治短而一统时间较长,日本则不然。

      大一统的皇权时间越长,越易形成专制传统,仕的作用越接近奴仆。更不可能倚靠奴仆改革维新,扭转乾坤。

      故不可仅以日史人少而轻之曰“斗殴”,他人之镜亦可为我鉴也。

[注]按黄仁宇先生的观点,中国大陆在历史上有个现象,即改朝换代的周期大约是二百五十年。长城以北的降水每二百五十年暴减一次,迫使游牧民族每隔这个周期向南迁徙。

日本史何以值得研究

      中国知识分子对于日本一直有着很大的兴趣。鄙人曾有幸拜读过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的《菊与刀》,再加上最近有空就看的老剧《武田信玄》,越发觉得这个岛国远不是我们理解的那么简单。

      原以日本与中土颇有相通之处。儒学及其它中原文化对彼影响至深至远,儒、释、兵、法皆有展现。直至近代,几所器物衣裳尽取中土,礼乐文武诸道,亦恐深得精髓。如今日本街头仍可见吴服汉裳,更不会被嘲为“丧服”。观史上,中土东国皆有分合,后尽败于西人,无奈开关。今二者投之世界大流,所出器物,货之环球。初思颇有共同之感。

      然则再察,更有迵异。常以为,中国之文明乃典型大陆型式,日本必是海洋文明。然古以大陆文明移之海岛,何其适耶?如何折冲调理两种特质间差异?又闻人言,古日人虽尽师中土,却弃老庄之道。何人何时何思何所为之?或曰日人好美,仪礼、街道、衣裳、器物无不求精,自古即有甚中国。及至现代,更体现于工业设计之中。西人亦知日式美学独步天下。今之相较,不免有所逊长。余不得其解,必求之大家。最为惑者,日人未有科举,仕以世袭。明冶之间,竟一举功成而乾坤转,纵弃功名亦坦然。而我中土,虽有制举士。沐圣人之道两千年,然则每况愈下,外不能攘夷,内不志修齐,故不可不察。

从吴语小猜华夏起源

     考察吴语中的读音“华”“夏”“汉”“含”,发音几乎一样. 那么莫非华族、夏族、华夏族、汉族即含族,也就是出走伊甸园最远的那一支?难道苏三的推论(注)是对的?难道人类文明一源论是对的?

[注]《向东向东,再向东》,苏三;

“老年人免费坐车”必败无疑

    自去岁以来,很多城市让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以示尊老。首先听说此政策源自上海,在苏州老人的推动下也在苏州实施了. 一时之间,很多城市纷纷跟进,仿佛不对诸老免费就是不尊老,就是不道德.实际上该政策是有很大问题的.
一、乘车免费致使更多老年人乘车需求增长,原先不需要出门的老人因为可免费乘车,他们本身的需求增长了但公交公司并不会为了免费乘客增加新的车次,否则会带来新的亏损;
二、更多的老人出行挤占其他平价乘客乘坐空间,引起市场实际公交服务供给紧张,并破坏社会和谐.原先很自愿给老人让座的年轻人变得不愿意了;
三、免费乘车导致不佳的服务质量,一些时候,司机不会像从前那样在站台附近停下来等后面赶上来的老人,这种情况在拥挤时更为常见;

四、实际上,免费乘坐公交是需要某种卡片的,而办理这种卡片存在一定的门槛,比如是本地户籍等等,所以该项优惠普及有一定的限制。通常,是有那么点身份的老人才能获得免费做公交的权利,通常他们都有一定的退休金,不算困难,而真正困难的老年人群能受益多少很难讲。

    政府直接派发补贴现金给老年人,无论从福利还是节能减排以及公交服务质量方面都是个更好的方法。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应该是出于支出考虑。如果采用每个老人每次乘车由政府贴补公交公司的话,那么,此举是用了全体纳税人的钱(包括年轻人和无缘享受此项福利的其他老人)来补贴条件比较好的老人,而他们绝大多数都已经在领退休金(也是由现在工作的年轻人贡献);而如果未给与公交公司补贴的话,则这部分营运成本是由公交公司和其它乘客共同负担了。

  如果政府补贴公交不及时或不足,那公交公司如何做?如果老年人不但要求坐车费,也要求坐船坐地铁免费怎么办?其实该政策在面子上的作用要远远大于其实际对于社会的福利色彩,既不够公平也不够经济。长久以来必会遭到公众的报怨。

    如此规则,只因他不需要你的同意,不忌惮你的抱怨,有机会就可以说:“Look, 我治下多么的和谐”。

装修费用与房价波动的关系

设房价涨幅为i,-1<i<1
若房价涨幅i>常量N1(1>N1>0),则,装修费d的二阶导数d”<0
若房价涨幅i<常量N2(-1<N2<0),此时i为负,即房价下价,则,装修费用d的二阶导数d”<0;
若房价涨幅足够小,无论涨跌,即存有常量-1<M2<0<M1<1,此时-1<M2<i<M1<1,则此时装修费用d的二阶导数d”>0;

以上四个常量,必然有-1<N2<M2<0<M1<N1<1      。

以上属个人瞎猜,未经实证。

儒家的”礼”与分配及社会契约

     方才翻完林觥顺先生的《论语我读》,虽所悟有限,但对儒家所说的“礼”也有些认知。正如林先生在“欲而不贪”的注解中所引《史记·礼书》云“先王恶其乱,故制礼仪以养人欲,给人之求”。这么说来,“礼”实际上是对社会产出如何分配定义的一套规则约定,其有先后多寡,也讲照顾和平均(见《礼运·大同》篇),远不仅是后来我们俗认为的“礼貌”,也不是通常认为的出门几匹马、衣裳什么式样等。是完整的兼物质和精神的分配方案。若文王一朝内定立如此之“礼”,实在是了不起。实际上这些礼还包括“草民该干什么,大夫、诸侯、天子该干什么”,分明就是很牛的社会契约嘛。有人说西方比较讲“契约关系”,而国人历古以来爱讲情理。我看“情理”何不是“礼崩乐坏”之后的残存之契约关系?这契约恐怕后世也被无数帝王所刻意模糊,为的是加强权力与统治,更好地控制契约的另一方——人民。于是人民被要求忠诚、勤劳,以蜜蜂和耕牛为榜样,渐渐的也就忘记什么是“自由”与“权利”了。

抢钱啊

苏州近来调整了二手房交易的评估价标准:
"随着新楼盘价格的上涨,二手房交易的评估价也每年都在水涨船高。记者昨天从房管部门获悉,下月起,市区二手房交易的评估价将有所上调。相比去年,这个标准按照不同的地段和区域普遍提高了500到1000元/平方米不等"
狗日的,抢钱啊,此举是不是挤压二手房市场,为新房托市啊.大概开房商又公了一下关吧,狗日的.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