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泰兴话(十一)

Technorati 标签: ,

喂,音yu,作动词去声,意为喂食,哺食。只有很古老的版本里才有,少听到;发音同苏州话,料又是吴语的痕迹。但实际该字恐写作“茹”,例如《孟子》中就有“饭糗茹草”。

上例中“糗”也是泰兴话中常见的字,形容差的,次级的,多见于“不分好糗”、“脾家糗”(意为脾气坏)。苏州话也有这个词,音略不同,大概为cei,入声。

形容词“粗”的同义词(“细”反义词)为“奘”,音zuang,普通话为zhuang,上声。

相近地,“大”“小”在某些地区(黄桥一带)是“太”“细”,而“薄”在某些地区是“绡”。

“寻嚼头”,为“找借口”之意,有时也作“寻衅”之意。

只要,同苏州话的音,音近于“脚要”和“即要”之间。

一直,音似“一脚”,也同苏州话。

滴瘩,即苏州话的“疙瘩”,形容某人细致以致苛刻。例如:“某某人装修老能滴瘩”

老能,即“非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