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之明镜可鉴

      日本亦有段诸候割据的历史曰战国,纷争不断,生灵涂炭,仕人重义气轻生死。也是很灿烂的一段篇章。相较中国的那段历史,实际有很大不同。

       文化、科技不可同日而语。时隔两千年,儒、兵、法诸家皆有很大发展,传至日本更是一次大的检验。佛教的传达更是中国战国时代所未有的。西洋科技的传入,如洋枪(日本称铁砲),更是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作战的方式。

       地理条件不同决定不同的战略形势。日本四面环海,不同中国,不须面临游牧民族的入侵,更加没有大约每两百五年左右的“换代周期”(注)。且一但得出海,则相对容易通往其它大名领地;但若大陆,齐不可越三晋而扣函谷关,是以齐强时不得攻秦,牵制不足,所以联盟的形式非“合纵”即“连横”。又韩魏之地四面受敌,终不得喘息,故易成强弱之分。日本岛国多山,则山脉成为各势力的自然分界线;而中国西高东低除长江(彼时流域尚未大开发)和函谷关之外很少有封闭的陆上屏障可用。所以中国之地,分治短而一统时间较长,日本则不然。

      大一统的皇权时间越长,越易形成专制传统,仕的作用越接近奴仆。更不可能倚靠奴仆改革维新,扭转乾坤。

      故不可仅以日史人少而轻之曰“斗殴”,他人之镜亦可为我鉴也。

[注]按黄仁宇先生的观点,中国大陆在历史上有个现象,即改朝换代的周期大约是二百五十年。长城以北的降水每二百五十年暴减一次,迫使游牧民族每隔这个周期向南迁徙。

Advertisements

日本史何以值得研究

      中国知识分子对于日本一直有着很大的兴趣。鄙人曾有幸拜读过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的《菊与刀》,再加上最近有空就看的老剧《武田信玄》,越发觉得这个岛国远不是我们理解的那么简单。

      原以日本与中土颇有相通之处。儒学及其它中原文化对彼影响至深至远,儒、释、兵、法皆有展现。直至近代,几所器物衣裳尽取中土,礼乐文武诸道,亦恐深得精髓。如今日本街头仍可见吴服汉裳,更不会被嘲为“丧服”。观史上,中土东国皆有分合,后尽败于西人,无奈开关。今二者投之世界大流,所出器物,货之环球。初思颇有共同之感。

      然则再察,更有迵异。常以为,中国之文明乃典型大陆型式,日本必是海洋文明。然古以大陆文明移之海岛,何其适耶?如何折冲调理两种特质间差异?又闻人言,古日人虽尽师中土,却弃老庄之道。何人何时何思何所为之?或曰日人好美,仪礼、街道、衣裳、器物无不求精,自古即有甚中国。及至现代,更体现于工业设计之中。西人亦知日式美学独步天下。今之相较,不免有所逊长。余不得其解,必求之大家。最为惑者,日人未有科举,仕以世袭。明冶之间,竟一举功成而乾坤转,纵弃功名亦坦然。而我中土,虽有制举士。沐圣人之道两千年,然则每况愈下,外不能攘夷,内不志修齐,故不可不察。

太空堡垒加拉荻加之都是简谱惹的祸

    最终集里00:59:14时,抢回Hera且与卡维尔交易破灭之后又开打,赛昂殖民地被意外摧毁。Starbuck情急之下指引Gallactica跳转,依一直记忆起中的音乐对应的数字输入的坐标。1123,6536,5321——分明是简谱嘛!
    要是Starbuck懂简谱的话早就找到早终适合生存的星球了。免于了多少折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