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的”礼”与分配及社会契约

     方才翻完林觥顺先生的《论语我读》,虽所悟有限,但对儒家所说的“礼”也有些认知。正如林先生在“欲而不贪”的注解中所引《史记·礼书》云“先王恶其乱,故制礼仪以养人欲,给人之求”。这么说来,“礼”实际上是对社会产出如何分配定义的一套规则约定,其有先后多寡,也讲照顾和平均(见《礼运·大同》篇),远不仅是后来我们俗认为的“礼貌”,也不是通常认为的出门几匹马、衣裳什么式样等。是完整的兼物质和精神的分配方案。若文王一朝内定立如此之“礼”,实在是了不起。实际上这些礼还包括“草民该干什么,大夫、诸侯、天子该干什么”,分明就是很牛的社会契约嘛。有人说西方比较讲“契约关系”,而国人历古以来爱讲情理。我看“情理”何不是“礼崩乐坏”之后的残存之契约关系?这契约恐怕后世也被无数帝王所刻意模糊,为的是加强权力与统治,更好地控制契约的另一方——人民。于是人民被要求忠诚、勤劳,以蜜蜂和耕牛为榜样,渐渐的也就忘记什么是“自由”与“权利”了。
Advertisements

GFW升级在即,谁能沾点光呢?

听闻

Google计划发射16颗卫星 让30亿人口上网》,一想不好,若大家可连卫星上网,那还得了,看来GFW又要升级了啊。这次是谁赚得盆满钵翻呢?CISCO还是LUCENT?抑或HUAWEI?

小有所获

    今日收到CSDN寄来的书《Emotinal Design》,花了小子5000C币(即50000个博客访问),耗时一个月整。在全民“受运”的情况下由伟大首都发来,呵呵,谅解谅解;想俺堆了那么多文字还能换书看,欣慰欣慰。
    封面就不错,由其是在闪光灯下非常有立体感这算不算Design的一部分? 小翻一下,发现讲的与西方时髦的工业设计关系颇大(一直觉得软件不可能在缺乏工业文化的环境中能一枝独秀),也沾点艺术,虽甚浅显,但也还算可以。想到时下基国尚待发展的工业设计,不被理解也是自然。
    CSDN上恶评颇多,待俺来观它一观再说。
 

小品《大雄的平面西游记》

    素来对机器猫系列的漫画有好感,没有暴力,又很让人回味童年和糼时无限的遐想。碰到《大雄的平面西游记》,不由花时间静心一看。
    发现片中唐僧竟然有个色目胡人徒弟,想必取材于史料中的"石磐陀",也有与三藏表决心,后来的背叛。不过这个色竟与红孩儿是同一人。有意思的是,三藏法师早知色目儿是“卧低”,却释以“我早就知道,就算是妖怪,只要是愿意陪我走这段旅程的人,我都不会挋绝他的,因为他一定知道我这段旅途的目的是什么”,不也正与玄奘法师自述中对石磐陀的看法乃同一境界么?原来即使小制作动画片,也讲究一定的考据和佛学意境呢。
    宜静也扮演三藏,倒也和日本版的西游记有的类似,彼曾在中国倍受批评,不过小子以为如此端庄的玄奘,倒也不错。呵呵
    若我是编剧,再搅他一搅,让大雄把他的道具如意金箍棒最终都给那红孩儿,就让那碧眼红发的小子陪三藏法师走玩西天之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