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

     后庄很烂,我一直这么认为。后庄是脏乱差的典型,也是无数小人物发家致富的缩影。这里几乎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练摊形式,我只喜欢一个——打气球。我喜欢气枪或者弓箭,孔子的六艺中也有射箭吧。每当我路过,总想起儿时故乡街上摆放的打泡泡摊子。一柄气枪,也不晓得有没有被故意调歪一点而老板则在此前把带尾缨的钉子填入枪膛中,先后总有十发。按规矩带奖品和不带奖品价钱不一样,当然我总是不会接受后者。我踮着脚去够那支铁架上的气枪,或者索性将枪取下来扛在肩头瞄准射击,结果自然极少命中。我在星期日回西门的时候有时问祖母讨得几角钱,去过一下瘾。我总是跑在前面,一路跑过鼓楼街,在小脚祖母走来之前把子弹射完。因为实在不想让她看到我又乱花钱她的养老钱,父亲不在了,我不应该乱用奶奶养老的钱,但是孩童终究是孩童,总要满足一下自己的奢望。经常祖母笑盈盈地,要我在打一次,但是我总是不愿意,过一次瘾就可以了嘛。后来,堂弟经常问祖母讨几块钱去打街机,着实令我嫉妒一番。
     长大了,离开了故乡,旅游时偶尔见这种游戏总要玩一下。自从某次在天平山偷听一位台湾游客(想来都服过兵役)在教小孩打气球的要领之后,忽然间命中率精进。今夕更是30发26中,且非常精准的将其中几个不足气的球打爆,令阿潘开个眼界。Unbelievable!可是祖母已经不在了,不能观我的“射术”,甚是遗憾。
     叼根烤肉晃过相门桥,观护城河水波粼粼,却不是子当年曰过的逝者如斯。嗟夫,一个个气泡不也有如生活中一个个麻烦与困难,屏息、抵肩、专注、瞄准射击,LET’S TROUBULESHOO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