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述取消移动漫游费之不可能

    屋漏又逢连夜雨,甚是郁闷。不过幸而今日双休,冬雨绵绵阴冷沉闷,实在无聊,特将以前与Leo.Jin谈过的观点整理一下。
    移动通信漫游费素来遭国人抱怨,其实多数使用者通常用不着大范围的漫游功能,即使漫游也就那么几个地区(工作区域、老家、某个特定旅游城市)。
    分析漫游费存在在理由可以发现背后的决定性因素,归结为以下三点:
  1.     通讯公司的经济结构
  2.     地区经济的不平衡
  3.     地区通讯子公司先天性运营成本

    如果甲市用户在乙市发生费用,那么实则是用了乙市的通信资源。那么,甲乙两市通信子公司之间就要发生结算费用。这个费用目前是由用户来支付,也就是饱受诟病的移动通信漫游费。

    首先,第1点的存在,通讯公司为国营,其结构也以省级、市级子公司为树形结构,其结算是由市级通信公司间进行。大规模的整合必然引起裁员,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恐怕不太可能,故而公司结构恐怕很难改变。

    其次,移动公司的成本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设备采购和运营维护费用、人力资源费用、营销费用。后两者无疑极具弹性且难以统计,且不会影响决策者定价。但是对于前者来说,随着地形越复杂其维护成本也越高,即为先天性运营成本,而不幸的是,中国来说地形越复杂(多山,丘陵,海拔高)也使得该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越底,该地区公司毛收益无疑越少。但是由于通信设备的生产和维护均为少数专业公司,故不同地区的价格相差不会太大。所以,那些地形复杂且经济较差区域的子公司并不情愿让来自较好地区的用户无偿使用他们的通信资源,所以,漫游费产生了。

    假设有上海和安徽两个考察目标,上海地形平坦,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移动公司收益较大,而安徽相对多山人口分散,经济落后。某一时刻,有100个用户自安徽来上海,又有100个用户自上海来安徽,考虑上海用户可能消费能力较强,那么彼100个上海客户必然使用安徽的资源多一些。所以安徽子公司希望能对上海子公司结算时收取一定费用。以上两个群体如果产生的费用相去不多,到还可以两相抵消。但是,通常由于区域经济的发展不平衡,上海子公司的用户在安徽消费要多于安徽子公司的用户在上海消费。所以两子公司之间的详细结算恐怕不可能取消。

    综上所述,短期内完全取消移动漫游费显然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是没有改进之处。中国的省区划分大多由于地理因素,也就是说相邻两市之间的地理情况不会差别太大那么投入成本和经济状况也不会相差很多。那么结合1,完全可以由目前的市级子公司间结算改为省间结算。对于用户来说,跨省漫游才产生费用,这样比较合理一些。对于一些特别区域,如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带,也可以区域内免漫游费,事实上目前已经有套餐是这么做的了。不仅移动通信如此,如果能解决漫游费为题,电信长途也可能不再有其存在的充分必要。

Advertisements

《回明》拙评

    自网上有明清对比争论之后,明史题材渐成热点。“天涯第一牛帖”引无数人竞点击。明朝那个时代,博然汉唐衣冠、初萌的资本主义、颇有个性的帝王、高傲的清流与复杂的宦官,把人们从二月河中拎出来。
    《回明》主人公杨凌机缘巧合地穿梭回正德时代,却凭借在现代有限的一些见识大展拳脚。此模式无非《寻秦记》和《鹿鼎记》的混合体,杨凌也欣欣然当了一次又一次的种马。这倒也为诸多读者喜闻乐见,所以成就了其在起点上的高票排名。文字上看,回明写战争大气磅礴,金戈铁马,扑面而来;写儿女情长,亦回肠九转亦血脉奔涌;写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亦逻辑丰富,似国手对决;写对白时,行文古朴,倒有几分红楼的影子,甚至以为作者就是江淮人士。虽有时文笔水平不一,少数情节略有牵强,笔法也不及金庸倪匡等简练,然瑕不掩瑜,仍为网文上乘之作。
     其实本文最大亮点在于,将诸多对于中国历史多次的思考注入架空的历史中,例如耕牧之争、大陆扩张与海洋扩张、政治集团间的博弈、经济理论的运用甚至对于邪教和农民运动的思考,也借杨凌之手隐晦地阐述了作者的主张与见解。
     非常意外的是,本文收尾没有走《寻秦记》的套路,而是采取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显然作者也对此有所考虑,并在营帐中借成绮韵的口中说出。可能大家都喜欢看这种结局把,要YY就YY到底。

王石说:“房价要降了”

王石说要降,这句话显然对房价是否要降直接作用微乎其微,但是与此同时据说万科某楼盘开始降价。如果王石讲话与万科降价是同一步调的话,那么万科必然要少赚钱,但此举仍然有其他的目的。在政府“调控”之际主动降价且摇旗呐喊,无疑在民众和舆论面前抢一个好形象;再者,讲话和降价对同业追赶者造成迫使其追随降价。考虑同业竞争者的亏损,万科的相对亏损要少得多,甚至可能赚到了。此为一箭双雕也!

禁止超市发放免费塑料袋了

会不会由此使得牛皮纸销售大增,会不会拉动造纸企业股价上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