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房价两三计

最近看《Principles of Ecnomics》忽然有点灵感,房价的控制其实不难,其相关政策的制定需要考虑合理性、可行性以及扩展性。
一、不动产使用税
    合理性:房主所享受的自然资源(阳光、空气等)和公共社会资源(治安维护、周边环境保护等分摊费用)大致与房子的面积成正比,所以房主的付出也应与房屋面积成正比。
    可行性:既然小区物业都能把物业管理费收上来,那么国家行政部门肯定能把它收上来,而且地方单位肯定很积极。
   不可行性:对于贫困家庭,是否会出现“买得起住不起”的情况?甚至是否有的家庭继承了房子而住不起。那么需要国家配合该政策补贴最低收入,或者完善廉租房制度。从而使得较低收入者卖掉房子,也有家可归。
    扩展性:有一种策略是采取差级征收的办法,类似个人收入所得税,按照不同的面积分部收取不同比例的税金。但此策略存在问题:如果某人将其多处房产分摊到诸多家庭成员头上则可以逃避部分税收,也不方便稽查,所以仍然推荐与房屋面积成正比征收。
二、限定最高房租
    合理性:据《Principles of Ecnomics》提及,最高房租的限定似乎是美国调控其国内房产市场的重要手段,但在国内未见使用。最高房租可防止中上等收入者过度投资房地产,并对“以房租养房者”作重点限制。但对于买方自住(无论大小奢华与否)者无影响。对多房产投资是一种比较温和但严格的控制,十分值得推荐。
    可行性:根据工商部门资料,查控所有中介上流走的租房资金即可,一旦正式中介上走的费用被设上限那么黑市租房也会受到市场影响受到监控。
    扩展性: 可控制租金每年上涨幅度或比例,但操作比较复杂,不如原策略可执行性好。
三、控制期房出售
合理性:显然,所谓期房有无本生意的味道,凭什么买房子就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呢?
可行性:如此控制对市场反应强烈,地方政府阻力料想颇大,即使执行,对房市有非常剧烈的影响,短期内会引起房价攀升。
综上所述一二两项捆绑实施,其实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