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几天,然后有很多事情要做……

      发现论文跟某种轮回之事非常的类似:写论文就像出恭,早早酝酿未必能够早早收工,总要憋得不行了方才一写(泻)千里;未得动作之时,颇有压力,时时眷顾步步思量。每窥得门径必三步一紧,赶将前去,待事毕一身轻松,不愿回顾,偶尔一瞥,竟勾起心中阵阵恶心。
       检查自己论文时的痛苦大体与研究自己的“杰作”反映类似,只现今好歹已经上交,不必自扰。把自己的老机器折腾了一把,好不容易把FreeBSD安上去,且搞定中文、声卡等问题,遂弄了个苗条的Xfce+mplayer权作DVD机用。且堕落几日吧,明朝有书明朝看。
       忽而觉察法国动作电影甚是好看,无论打斗枪击质感逼真,远超于港片之上,加之法兰西特有的幽默,亦比好莱坞不遑多让。《TEXI》、《暗流》、《暴力特区》,法国佬似乎对色彩、光线、镜头移动具有与生俱来的驾驭能力。片子要靠脑袋拍,而不是靠动用几万名纳税人养活的军队。
       tnnd,抽到桌上有本《设计模式》,咱也去翻翻,以后好吹牛镇小弟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