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终于再度被使用

胡新宇案,舆论一夜之间闭嘴……不知道华为有没有巨额赔偿
不买房运动案,主角从人们视野中消失……人民不能买枪,人民不能买性,人民连不买什么也不可以
东北中石化污染案,舆论到被逼不得已才讲真话,好像憋了很久的一泡尿……不知道中石化怎么对健康受影响的人们交待
 
     昨夜偶尔看苏州台《房车报道》发现这个节目居然是循环播放的,不停地强调上海房价涨了多少,北京涨了多少,广州南京,苏州云云。让我不安地想到类似纳粹的手段:低音喇叭遍布国家的每一个角落,不停地强调某种思想,不停地赞美领袖的伟大,不停地强调权利来自人民的选择,不停的要求人民要奉献……现在终于开始不停地瞄准人民的钱包。
    以房地产商角度来看,最愿意看到的局面莫过于其房产商品在某个时间内大卖,众所周知,不动产资源实则是有限的,总量固定的情况下,买的人越多,涨得越快。我想完全能够建立某种模型,只要几大地产商联合控制供应量(小供应商出于追逐利润考虑,肯定跟进),那么针对一定数量的房产潜在消费群体,根据平均收入推得消费总能力,那么必可计算这在某小段时间dt内的交易金额量edt,于是这段时间的交易总量就是求edt的一个有限积分,也就是区分曲线和x轴之间的矩形面积。如果再聪明一点,就可以控制edt,使得上述矩形面积为最大,实则房厂商收益为最高!凭直觉知道,这个曲线应当是平滑而稳步最好单调递增的。曲线在X轴上的起点是开始抛售房产的时间,终点为全部套现的一时刻。
    如何控制edt?自然不能用枪,个人觉得方法有二:一,“政策”,包括利率、税收、工资水平等等,诱使你买,买了就涨价,利率也长,银行再迫你签订新的合同;二,即舆论,舆论天天忽悠你,不停地灌输买房的理念,天下的女人若不买房就不嫁,男人们自然坐不住了;不买房,就没有安全感;乖乖负债掏腰包倾家荡产。
      综上所述,倘若以最坏的企图来揣资本的企图,舆论无非是资本手中的武器,其目的在于尽最大可能赚取利润,但是舆论机构的收入来自税收和民众看广告的贡献。若是鼓吹“权利来自人民,为民服务”尚可接受的话,在经济贸易中存在偏颇则是在说不过去。此处不侮辱狗和东西,因为狗无疑是忠诚的,而东西是没有生命和情感的。实则,资本是无情无义也无生命的,最坏的终究是掌握最大资本的人。

人生最幸福莫过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有人喜欢吃好的,有人喜欢穿好的……我似乎对这两样都没有特别浓厚的兴趣,我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以自己喜欢的步调。这个愿望似乎压倒一切,远比吃穿的愿望更加束缚于我。不知从何时起,自我意识如此之强烈,未必是个好事情。世界不可能以某人为中心,个人也不可能完美地安排好周遭的一切。辗转反侧,寻寻觅觅,终究要找一个世界与自身的妥协点,最好既不委屈肚皮,又不委屈精神……

品几片故乡

偶尔翻翻自己拍过的照片,发现最经常看的还是去年十月回去拍摄的一组。修葺一新的文庙,城隍庙遗址上所剩不多的“襟江”,依然健康的老白果树,还有最后一片没有拆完的居民区(隆盛巷和公园之间),甚至公园那个儿时试图爬过但n次都没有成功的后门……特此贴出来,供不少的同乡回忆回忆。
有空把注解补上。

不动如山

不动如山
    最近碰到一些麻烦,工作上的麻烦。自不必多言。
    “你的人生也太多挫折了”,不少人这么说,呵呵,还好吧,迄今为止每次也都能走过来。仔细盘点,折戟沉沙,一二再三,虽然事后均得翻盘,虽看似成本不高,但终究人儿受了煎熬。
    兵法云“不动如山”,人在面对挫折和危机时,恐怕也应不动如山。
    我不动如山,等待……等待杜鹃花开

这几份报纸……

《环球时报》——名字乍听起来很牛,乖乖不得了,囊括天下时事。细看起来,唯恐天下不乱,处处挑拨台海两岸关系,对面人民总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无时无刻不在呼唤伟大的民族救星。凡是红色中国的,就是伟大英明正确的,凡是美帝的就是丑恶昏庸错误明天就要垮台的。亚非拉日本欧洲都对美帝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的,明天就要造反的。
《国际先驱论坛报》——刚出来的时候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点评很深刻,观点似乎比较中立。没有过多久就发现这只是一份粉饰过的《环球时报》,用貌似高深的辞藻掩盖了自卑的心理与冷战思维。
《扬子晚报》——曾经只是南京的报纸,只讲南京的事情,现在新闻内容主要已经覆盖江苏全省甚至安徽。讲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并且登载老军医的广告,常常“更衣”尚未开始,报纸已经看完。
《现代快报》——偶尔有些自己的观点,其他跟《扬子晚报》区别不大,可能是同城竞争的缘故。
《苏州日报》/《姑苏晚报》,观点还算可以,没有明显刺激性的言语。只讲身边事,买房拆迁事情比较值得关注。大事几乎不关注,很明智,因为即使写了也不会有人在这里看。
《CHINA DAILY》——用来撑门面比较好,一星期能完全看完一份就很不错了。学几个高档一点的英文单词忽悠人是很好的选择。
《科幻世界》——国内作品和《译文版》的外国作品差距还是非常大的,难怪要分开卖
比较怀念的几份报纸:
2002年以前的《南方周末》,其他就不说了,填字游戏也挺有意思。
曾经的《南方体育》——小资也能写得这么好看,无奈曲高和寡……
曾经的《童话大王》——老郑到底累不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