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泰兴话!

     混迹姑苏十年有余,苏州话自然听得不少。时常有闻苏州籍女同学电话告以父母“爸爸,今朝弗转来吃饭哉……”平平仄仄,顿挫抑扬,听着立马酥到骨头里去,末了还不忘“爸爸,再会啊”更是有礼貌得让人惭愧。世人皆知客家话、粤语、吴语、闽南语都是古代汉语留下的化石,人数上虽比不得卷舌头的胡儿官话,但操持起来却文风儒雅,念起古诗更是上去阴阳,一应俱全。此四者,我能听懂最多的是苏州话,对着字幕广东话则能猜个六七成账。我的同乡陆文夫先生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对苏州话及苏州文化鼓吹甚是卖力,但不知何故,文夫先生绝少提及家乡泰兴话的艺术。
      近十年来,江南各大城市出现大量的盐城籍人士,以一口十分鲜明的盐城话作为标志,甚至在苏州大有超过南通人士的势头。我想我们泰兴人是不是大都接受过精良的基础教育,讲得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加之思想相对开明,遂熔迹于所在的大城市中去了。这一点,Wing_Lee和MorningStar以及PIG应该有体会吧。
      想当初,在那个“一二三四五六七”的小城里(注),总有一群放学打闹的孩子叽叽喳喳地却讲着普通话,有那么一点特别。如今已近而立,其中相当一部分也振翅离开了那个成长所在的小城,小城亦不复从前的模样。若是恋旧,只能如我这般于深夜回忆过去,如搅起老房子角落里的尘埃,又似品一杯隔夜的茶水,妄自追想过往的美好。
     家乡的语言,亦是十分的儒雅,某些程度上不逊于吴语,更远胜官话,如下列举一二禽畜名词:
比较怜爱一些的很多都带“儿”:猫儿、雀儿、鹅儿;不那么怜爱的,比如狗,通常带“子”(汉民族历史上绝少给狗以较高地位):狗子、羊子、猪子、鸡子、鸭子、鸽子、虫子;而牛马为人终身劳作加之体型庞大,大概农人也存几分敬重,故仅以“牛、马”称之。但如“王八”一类,实为外来词汇,儿时极少听到。
      若是骂人,一说“讨唤”,乃讨唤丫头之意,多半攻击目标为女性,若是嘲讽男子憨直,则谑之“憨郎”,类似吴语“港(憨)笃”,而“呆瓜、木瓜”比某城市的市骂要温和文明很多。
      鄙人且作一回呆瓜,推销一把家乡土话,凌晨三点快到,赶紧困觉,下回再写……
 
 
注:“一二三四五六七”,指“一鼓楼二水关三吊桥四城门五……六……七……”具体不详,有待考证。
Advertisements

7条评论 (+add yours?)

  1. april
    7月 22, 2006 @ 11:38:33

    泰兴话听不懂唉,跟日语有的一拼:)

    回复

  2. Yaqi
    7月 27, 2006 @ 19:19:17

    我现在已经有些退化了,一些很地道的土话已经说不来了。

    回复

  3. YuanYi
    7月 27, 2006 @ 20:00:59

    赫赫,我有时候也要想一下的,想两下也不一定想得起来。

    回复


  4. 7月 28, 2006 @ 11:18:05

    你们不会吧,家乡话都忘了,该打!哈哈

    回复

  5. Wing
    7月 30, 2006 @ 13:39:37

    "讨唤",我想应该是“讨汉”。

    回复

  6. YuanYi
    7月 31, 2006 @ 00:17:47

    也有道理,哈哈

    回复

  7. YuanYi
    8月 01, 2006 @ 00:22:34

    你应该是正解!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