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让老冤家同台唱戏?

电视里面在直播上海对北京的足球赛。在我等业余球迷的眼睛里,老冤家对决依旧火爆,水平与十年前看不出有多大进步。任他球来球往,看者甚是无聊。突发异想:何不让北京电视台和上海电视台的解说员坐到同一张桌子前,为大家解说呢。两大城市素来互不服气,两地媒体也每每聚焦“京沪大战”。记得十年前上海媒体对于足球赛还是非常带有倾向性的。倘若两地名嘴同坐一桌,唇枪舌剑,在水平不那么高的球赛之余,兴许倒也为观众力添一场好戏。
Advertisements

礼拜一的激情

礼拜一 充满激情,I am the superman!
礼拜二 保持激情,不过昨天做的不错,今天偷点懒也不要紧嘛……
礼拜三 有点累,还是先歇会儿
礼拜四 强弩之末,熬过今天就是礼拜五了吧
礼拜五 怎么总觉得今天应该是礼拜六
礼拜六 其他事情可以礼拜天做,休息!休息!
礼拜天 我靠,一个礼拜又过去了,还是期待明天的激情吧……

蒸包子的学问

睡不着起来买包子吃,看着摞起的蒸笼,忽然想起儿时听到的一段西游记的故事:师徒四人被捉,被妖精洗剥干净后捆牢放入蒸笼中。待灶火生起,八戒大叹自己运气最差,被放在下层,先要被蒸熟,此番呆子言论当然被猴哥驳斥。于是我们得知,蒸包子时上面的先熟。
遂询问伙计:是上面蒸笼里的包子先熟还是下面蒸笼里的包子先熟?答曰:若用老式煤炉,上面的先熟;若用新式的的煤气和电炉,下面的先熟。
呵呵,看来产生蒸汽的速度是差异的关键。而听故事的那个小家伙,自然不会在那时想到煤球炉和大灶能迅速的被淘汰,仅仅留存在人们记忆之中。

建议以鞭刑应付日益恶化的治安问题

鞭刑的好处如下:
  1. 威慑力显而易见,剧痛刻骨铭心。
  2. 不影响劳动能力,虽作用于肉体但不留下残疾,为受刑者日后改过自新劳动谋求财富留下后路。
  3. 印记既难以消退又可以遮蔽,只需穿上短裤,即可掩饰,为受刑者保留一些自尊
  4. 推行鞭刑,减少死刑,真正仁慈的法律
 
鞭刑面临的问题及阻力:
  1. 地方政府惧怕人权问题影响投资
  2. 执行是否有力公正
  3. 是否引起刑罚滥用和扩大化
  4. 是否有足够素质的医疗机构及机制作公正
  5.  对当前司法制度公正性信心不足是当前鞭刑不能实行的另外一个主要因素
 
故建议仅将鞭刑针对如下犯罪人员:
  1. 某程度的性侵犯罪者
  2. 多次偷盗或抢夺者
  3. 抢劫犯罪者
  4. 诈骗及其他金融犯罪,恶意欠款者

投机取巧失败,反而看到希望。

  Source Insight虽好,但仍然无法让我在短时期内完全熟悉gpac的结构。遂放弃凭借其代码跳跃功能剖析出设想中的 net transport、decode和render三个部分边界的想法,老老实实坐下来逐个文件的看代码。绝望中随意翻看了某个文件,乍然对有些概念清晰了许多。看来投机取巧是不可能的,“工”终究凭借其态度和技术而“善其事”,“器”利于否并非主导因素。明天要把project里面的文件筛选一下,评估一下工作量,以目录为单位估计一下阅读的等级。
  这几天本来就有点不爽,研一时咬牙买的parker大路货钢笔不出水了,只好翻出一支Mont Blanc的水笔顶顶。不晓得什么时候爱上写字了,字写得跟鬼似的,却还挑笔,真是搞笑。马上四月中了,嘿嘿,紧!
  夜已深,跑步去!bt到底。

转一篇老文章,最初贴在小百合blog上,后来转到CSDNblog

: AWholeNuWld
: 二十四岁的呼吸……
: Thu Mar 17 20:24:32 2005
: 30

昨天听一个朋友说,衰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男人二十五岁、女人二十三岁开始衰老。这
几天跑过几次步,突然有这么一个想法,如果我用MP3把跑步时的呼吸声音录下来,以后老

了或许十年之后吧还能放来听听。或许用不着十年,再也没有这样乌黑的卷发、没有这样

的皮肤、没有这样的肌肉、没有这样好的体力,过去的二十多年是人生最美好的阶段,我

们都作了些什么?有多少时间用在那些无聊的题目和没有情感的计算机前面呢?窗外,是

温暖的春光,是飘绿的杨柳,是孩子的欢笑
……
我是不是有点自恋?嘿嘿

 

且作困兽斗一斗

被拖到8号才开题,这是我在这个L校L系最后的时光了,姑且一忍,熬将过去。计划总归不能按照老L走,必须在6月以前搞定论文和毕设。好7月份拍拍屁股走人,全力投入到工作中去。
近来剖析一把gpac的代码,略有些头绪,想要把它捣鼓成directshow的形式,工作量不小。成功的可能性也不是百分之百。仅仅算作生机一现吧。
4月份可能要到上海培训三五天,据说公司要求每个职员都要西装领带,汗,还没有这么穿过。行头都还没有,让LL逛街时带着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