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歌

      自我懂事起,或许更早一些,母亲就经常唱那首《我的祖国》给我听。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并不知道有“郭兰英”这个人,更加不知道此曲乃是她的原唱。
      在我以为,郭的嗓音高亢之余,充满乡土气息,唱法上与同为革命歌曲的《南泥湾》并无二致,亦符合那个时代的需要;而母亲终究是非专业人士,加之并不为表演,没有去刻意模仿那种类似西北民歌的腔调,故而在我看来母亲的歌声要优雅一些,更重要的是——她是我的母亲。后来听说,因不具备“类郭兰英”腔,年轻时母亲没有获得音乐老师的赞许故亦从未在众人前展示过歌喉,我大概是她唯一的听众吧。
      开篇“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气势颇为磅礴,但后来经“条条大路多宽广”已见收敛,直至“美酒”和“猎枪”堕落为一般民歌的歌词风格,实为虎头蛇尾之作。其间虽有“唤醒了沉睡的高山
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这般雄心壮志,怎奈何实属那个时代的作品,摆脱不了战天斗地的“革命豪情”。
 
我的祖国
乔羽词刘炽曲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姑娘好像花儿一样
小伙儿心胸多宽广
为了开辟新天地
唤醒了沉睡的高山
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这是美丽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明媚的风光

好山好水好地方
条条大路都宽畅
朋友来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来了
迎接它的有猎枪

这是英雄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好山好水好地方
条条大路都宽畅
朋友来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来了
迎接它的有猎枪

这是强大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灿烂的阳光

Advertisements

叹廿四

匹夫徒留恨
家国两头空
本无张良计
却觅过墙梯